KDPG

太太终于更新新的一章啦!一直追着这篇文,鼓起勇气给第12章写个评论,完全是自己的理解,希望太太不要介意。悄悄圈下太太 @幽灵史诗
看过fgo的fz联动剧情之后,非常希望能够看到一篇fz全员存活happyending的文章,这个时候便找到了太太的这篇fb,每对主从的形象都塑造得很好,每一章都能看到太太很用心地穿插各种典故,给太太比心(*๓´╰╯`๓)♡
接下来开始发疯(伴随大量剧透









为了破解宝具,大公变成了吸血鬼成为了孩子们的恐惧,但是他在发动之前捂住了理佳的眼睛,超级喜欢这个细节,为了不破坏他在理佳前的形象,这样的大公超级温柔。但是这对主从之前有种不可思议的默契,大公因为吸血鬼的污名不让理佳称呼他真名,理佳在之前的梦中也了解了大公的过往(前后呼应!),对于他保护自己独自行动的做法,她全心全意地信任着他,但同时以自己的方式支援着他,双方虽然都没有说出口,微妙的关系真是想要急死你。所以在12章的最后理佳说“我可以称呼你为你为弗拉德先生吗?”看得我特别开心,看着这对主从的不断成长,相互理解,相互支持,真的特别感动。

然后是南丁姐和雁夜这对主从,雁夜如果召唤的不是长江而是像南丁姐这样的狂从者该有多好!南丁姐虽然说得狠但是全心全意地为雁夜治疗,被虫爷折磨的偏执狂雁夜大概只有在遇到另外一个治疗偏执狂的时候才能够获得一个happyending吧。慎二在南丁姐发狠话说要砍掉雁夜的腿的时候把她的话当真,抓住南丁姐骂她臭老太婆的时候,南丁姐那一笑也特别温柔,南丁姐她真好!

再来说一下R组,加上了肯主任的R组仿佛多了一个专业解说(韦伯问他说)(误),虽然主任很嫌弃韦伯,但是一路上因为利益关系也一直跟着R组,这个世界线的他大概能够继续回时钟塔当主任吧。大帝也十分帅气(之前一车轮踏平了间桐家就十分霸气了),行动大胆但是计划细致的人呢,韦伯则是在瞻仰他的强大中内心也在成长的少年,人物形象塑造得特别好。

最后吐槽一下金发美少女saber,感觉就像什么路过的魔法少女一样(误),闪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看穿一切的剧透王的形象,现在还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希望新的一章能够更多的描述。还有就是结束的时候的“that's end”十分帅气,为太太打call!
(溜了

3.30 第二天主子终于出来了,认可了我们这个家。值得纪念的一天。

[Fate/Bifurcation][05]出前一丁

幽灵史诗:

*圣诞快乐!


*话虽这么说,理佳和大公还有好几天才圣诞呢


*是我太沉迷于FEX了,对不起


*姑且当作圣诞礼物吧


*孔明满破了


*再给你加一点戏份


*大家好像都挺喜欢我写的吃的


*我描写得这么好?


*这次就写一个大家都能吃到的食物吧


*我爱出前一丁方便面


*麻油味豚骨味都特别棒


*泡面一定要先泡熟再加各种调料配料哦


*还要学会自己加工


*信我,我这点可专业了


*女主原创,男主大公,无CP


↑以上OK?




——




痛。




好痛。




看不见的手抓起了一大把如线般纠缠不清的神经,把它们当成毛巾或者海绵拼命拧,挤榨着里面的每一滴液体。




疼痛感贯穿全身,除此以外,还有剧烈的烧灼感。




柴火的啪咔啪咔声在耳边打转,太阳穴扭曲着膨胀着;身体似乎变成了熔岩,咕噜咕噜冒着泡,即便下一秒烧起来也不意外。




视界在雪花屏和黑白风格间疯狂切换。




桌布的花纹、烛台的数量、电灯的光芒,漂浮在虚空中交错重叠,分不清方位也分不清距离。




这里是哪里?




不知道。




自己是何人?




快忘了。




如果一定要打比方的话,大概就像是在生理期最痛的时候突然发起了高烧,不想思考,拒绝动弹,就连躺下来想睡一会,半梦半醒间还是昏昏沉沉。




不,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那种情况下,大概会因为肉体上的高热和剧痛而根本动弹不得吧;但现在痛只是“痛”、热也只是“热”而已,只是非常单纯的精神上的刺激而已,肉体恐怕和平时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没错,“要做什么”,还是做得到的。




即使完全不理解也没关系,大脑因为供给不足瘫痪了也没关系,这本来就不是依托于“精神”,而是属于“灵魂”的范围。




那么,这个“灵魂”,感觉得到吗?




从不知哪个地方开始的线,虽然看不见但应该是深蓝得近乎发黑的一条线,一直一直往外延伸的漂亮的细线,不管中间多么弯曲也好,终点都有固定目标的线——




连接着什么人。




冷冰冰的没有温度,一身的血腥味,庄重而威严。




但是啊、但是。




就算在另一个角落也好,就算在另一个城市也好,就算在另一个世界也好,只要能到达的地方,他就会在最短时间内赶到。




所以。所以,所以所以所以所以……




痛也好热也好。也别让他久等,快点过去吧。




如同被线牵引着,少女奔跑着穿过长廊,穿过窄门,朝房间的尽头飞奔而去——




但实在是太遥远,太远了啊。




“奇迹”,不会不需要代价。




燃烧殆尽的少女,因为预先准备的自动保护术式,自动关闭了全部身体机能,进入了昏厥的意识丧失状态。




已经不能再前进了,哪怕只是一步也不行。




前方王座上的那个身影,非常遥远,非常冷酷。




但是没关系。他也同样,非常可靠、非常温柔。




高大的从者站了起来,接住了因为惯性而往前倒下的,小小的御主。




借由着肉体上的接触,魔力连接的通路建立成功。




至此,契约达成。




枪之骑士轻轻地把少女放到椅子上,瞥了一眼从餐厅门口出现的,跟过来的人。




“余先暂离一会。汝啊,替余照顾好她。”




————




即使出身于魔术世家,但如果不是继承了魔术刻印的嫡子,就不必为了到达根源而修行魔术,自然也不是魔术师。




不管魔术回路如何,不管研读了多少魔术典籍,不管魔术的基础知识多扎实,甚至比其他魔术师都更早地察觉契约的不同,并能指导一个对此一无所知的新手魔术师建立正式契约——却也还仅仅被视作待嫁的千金小姐而已。




虽然说是要“照顾”人,但完全不知道怎么做的这位千金小姐,干脆就这么坐到了好像沉睡着的少女旁边,无声地打量着。




12岁。




年轻,无知,却可以不断尝试,充满了可能性的年纪。




但是,也有的人,早早就远离人生岔路口。




比如她。




没有称得上是梦想的东西,一切听从家族的安排,冠上某个人的姓氏,每天把事情交给佣人,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被所有人称赞着,“真是幸福啊”——大概就是这样的未来吧。




别说12岁了,在9岁,在6岁,在有意识的那一天起,听到都是这样的话语。




但是,这样的人生道路,在12岁那年的一天,被改变了。




偶然遇见的两位魔术师在对决。




从未正式接触过魔术、更不用说观看对决的她,没办法按耐住自己的好奇心,屏住呼吸悄悄靠近。




不够娴熟的术式、稍低的魔力放出量、太少的魔力储备量。




不论怎么看都处于下风的挑战者,在魔力耗尽前的最后一刻,也要固执地放出简单的风刃进行攻击。




但是还是会失败。




被挑战者——索非亚莉家族的准家主,她的哥哥,布拉姆·娜泽莱·索非亚莉,连手都没有抬,只等风刃撞在防护罩上,就自然消散了。




追击都不必,就这么站着也能获得胜利。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很多命运早就被决定好了——




本来是这么理所当然。




耗尽了所有魔力的马尾少女,仍不放弃的飞速地朝目标奔跑着,在半空中以手代剑,快接近时便用力地斩下去。




不知来源于何处的磅礴魔力以她为中心爆发。




如同面对着的只是柔软的果冻,右手轻而易举地切开了防护罩,直到砍到目标右手骨头才遇到阻碍;伤口附近的外放的魔力似流动的岩浆,融化了紧绷绷的肌肉和组织,让凶器能轻松地脱离目标的身体,好再发动下一次攻击。




对,这只是开始而已——




少女同发色一样的深蓝色瞳仁,在耀眼夺目的阳光下,似有光点在跃动。




————




同发色一样的灰蓝色瞳仁,映在身前的方便面汤里,飘着日光灯的浮影。




就像冬眠中被吵醒的松鼠,她轻揉双眼,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看着油渣打转。




一圈……两圈……三圈……




四圈……五圈……好多圈……




“你不吃吗?刚刚建立正式契约时抽空了你的所有魔力,现在应该很饿才对。”




她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待消化完了这句话,才轻轻地“啊”了一声,点点头,“谢谢您,索非亚莉小姐。”




“私底下叫索拉姐也可以,埃列娜小姐的女儿是这么拘谨的性格,才让我觉得很惊讶。”似乎把某种面具摘下,红发女性露出了鲜少见的微笑,“不过,如果是为了这碗面的话就不必感谢了,我可不会做菜。”




她的呼吸在一瞬间停住。




如果不是索非亚莉小姐的话。她抬起头,望向餐桌的另一头。枪之骑士托着红酒杯,与她四目相接。




呜哎?




“非、非常抱……”




“无妨。好好坐着。用餐。”




她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被告知不必。无措地捏了捏衣角,她才执起放在一旁的竹筷,小心翼翼地朝碗里探去。




浓郁的麻油味,这应该是日清的出前一丁,正常冲泡的话,面条会稍微糯一点,汤也会比较清淡。




但制作者除了配料的脱水蔬菜以外,煮的过程中还下了鸡蛋和卷好的肉片,使其比起方便面更接近拉面,汤也因此更加有味。




高汤、香油、青菜、鲜肉、鸡蛋,互相交织,彼此纠缠,最终,配料的味道完美融合进了汤与面中,共同成就了一份佳肴。




不仅如此,面里还加了她最喜欢的木鱼花。经多次烘烤干燥后的鲣鱼片蓬松轻盈,咬下去有其独特的、淡淡的柴香。




这个时候,应该做什么、说什么呢?




非常抱歉,枪之骑士先生,实在是劳烦了。




非常抱歉,枪之骑士先生,没有做好主人的工作,见笑了。




非常抱歉……




不对。




对做料理的人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失礼吧。




别人做的料理——不是食物——有多久没吃到了呢?




如果只是随手做一碗普通的方便面的话,根本不会是这个味道。




如果不是制作者有细心地选择添料的话,根本做不出这个味道。




能说的只有……




“好好吃……”




『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让我做给你吃啊。』




如果每天都能吃到就好了。




『对不起,今天实在是忙。下次,下次吧。』




没关系,请不必在意这边。




『理佳真是成熟懂事,一直都很让人省心。』




这是应该的,你也辛苦了。




“……但还是非常抱歉,枪之骑士先生,实在是劳烦了。我没有做好主人的工作,让您见笑了。下次我会提前准备好饭菜,用微波炉热一下就可以吃了。”少女把竹筷小心翼翼地整齐放在空碗上,逐渐找回了力气,站起来朝她的从者鞠了一躬。此时,清脆的门铃声划破安静的气氛,她再缓缓抬头直腰,“那么,我先去替客人开门了。”




“……这孩子跟埃列娜小姐完全不像。果然是那个男人的错吧。真不知道埃列娜小姐怎么会……”




“安静。”




举着已经见底的红酒杯,中年男子微微蹙眉。




————




这个人,根本不是正常的小孩子好吗?!




化名为韦伯·麦肯锡的少年,遇到了一个一生的难题。




Rider他明明只是急着回去玩游戏,却哈哈笑着说,有非常重要的事再用令咒召唤,这就算了;肯尼斯教授,艾尔梅洛伊君主阁下在教学时的严苛、不允许反驳,这也算了;好不容易捱完,魔力用尽累得想瘫倒,还要被趾高气昂地要求带路,这都算了。




但,他只是带个路而已吧?




因为听见了他被叫做“韦伯·维尔维特”,所以就追问多几句,最后什么都摸清了。




脱掉了自称“母亲留下来”的茶金色卷假发,和不合适的改制短裙;恢复初见时灰蓝色直发的少女,穿着整整齐齐的学园制服,端端正正地站着,微微抬头,目不转睛地俯视着他。语气十分严肃,似是在指责道,“这是非法入侵他人住宅啊,韦伯先生。我明天会在补习时跟古兰爷爷解释的,请好好找一天跟两位老人家道歉。”




不,根本就是在指责吧。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他又不是魔术协会正式派遣的魔术师,没有分配住的地方啊。




冬木市毕竟是个游客不少的城市,临近圣诞假期,各种旅馆的价格都增长得可怕。更别说梅尔文只友情资助了单程机票和少量资金,又不知道圣杯战争到底打多久,就算旅馆保持原价,不,搞半价特惠他也住不起好吗?




不食人间疾苦的本地上层阶级大小姐,怎么可能理解他这样还有无限未来的学生现在暂时的难处啊,随便干涉别人完美的计划,有本事就借一、两个空客房给他啊……不,就算她肯借,他才不屑于住呢,哼。




糟糕,民居借住不了的话,买一个睡袋睡在森林里怎么样?只要最近都别降温、都别下雪,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让他回去先好好算算,好像在付了一些初回限定的游戏卡带后,资金就稍微有些……




啊啊啊啊啊啊啊,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他快步走在长长的走廊上,昏暗的黄色灯光洒在地板上,影子拖得很长。




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他的老师和其年轻的未婚妻的这样一段对话。




“刚才亨利已经打电话给我确认了。接下来直到回英国的时间,我都会在冬木市的英语会话教室里担当临时教师,住在这栋房子里。”




“等等,那个亨利是什么人?你不是我的……”




“只是接下来的同事而已。日本这边,对外国人一般都直呼名字,你不知道吗?如果没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就自由行动。你还有什么事吗?”




“索、索拉,我只是……”




“现在不用参加圣杯战争,你·还·有·什·么·事·吗?”




“最近冬木总有年轻女性失踪,昨天刚确认,好像就是女老师,穗群原小学的……保护好自己,有什么事随时找我,我都……我……那个枪之骑士很危险,你……最好离他远一点。”




在他、在其他人面前,一直都傲慢地抬着头,年纪轻轻就到达色位,才华横溢的魔术师,避开了暗藏锋芒的眼神,假装在欣赏地毯的花纹。




低着头,连影子都窄了。




而这个人的未婚妻,淡淡地“嗯”了一声,面朝着她的未婚夫的方向,没有看着什么人,却也没有转身,就这么站着。




直到他朝这个的方向离开,才关上门。




……比起“发现了什么秘密”的紧张感、激动感,再不快点走,被发现的话,就又会被月灵髓液借训练的名义,打得瘫在地上,差点被捅成筛子了。




今天的少年维尔维特,依然在无止尽的烦恼中。




——




给大家送个圣诞礼物?顺便增加点互动啥的




所有的从者【理论上】都全部正式的、间接地登场完毕了,大家在评论区大胆地猜测他们的【真名】【职介】【御主】吧,最先完整猜对7*3个组合的人能获赠一发单抽(的钱),努力去改变命运吧?




如果一个星期后还没有人全部猜对,我就把各自最先猜对任意7*2个【真名职介/真名御主/职介御主】的三个人找出来,各送一颗圣晶石(的钱)。




啊,以防大家想太复杂,就是单纯的【现世的/参赛的/表现出来职介】,没有双重职介,没有特殊职介,没有隐藏职介。




猜对了我会直接私信的ww




大家,稍微活跃一点嘛,分分析抓抓虫给我评评论啥的多好啊【。】




【缩成一团希望大家能来找他玩的大公女儿粉幽灵酱】




【叫我诗酱也可以哟】